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副院长王勇指出,目前我国不同地区发展阶段不同,对应的营商环境也不一样。政府需要深入了解当地企业需求,了解当地发展的优势和瓶颈,因地制宜、因结构制宜地优化营商环境,不能“一刀切”。

  其实,无论是货币政策,还是财政政策,都有一个共同的着力点,即激发微观主体活力。企业是最重要的市场主体,也是经济的基石。企业活了,就业才稳定,居民的收入才能增加,税收的税基也才能扩大。要下好经济这盘棋,关键是把企业这个棋子激活。而要激活企业活力,关键是提升企业信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