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单的说就是,以后兰州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企业处置这些不良资产包时赔赚自负,但兰州银行置换来的22宗出让土地使用权如果掉价了,兰州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企业却要对兰州银行进行补偿。

实际上不论是新零售还是旧零售,本质都是交易。而在零售行业,大家都能看到同样的终局,就是希望通过技术将日常的经营参数化。说到底,任何数字化时代的战役,都是“技术”二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