挂完电话,他许久站在楼顶没下去,四十好几的男人,差点落泪。